自娱自乐。这边主要放布袋戏和其他古风cp。rps及貌似不太正直的见子博“若得身化百千亿”。

关于

【大道争锋/张秦】醋

最近翻翻之前张秦两人共同出现的情节,突然冒出来奇怪的脑洞……请尽情嘲笑这个狗血白烂的名字,但确实出发点就是它 > <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“今日秦师妹来,可是亲点了你了。”张衍方在下首落座,便见那人笑吟吟把麈尘一拂道。

“秦真人点我去?”他闻言一挑眉,显也意外,“我还以为这是掌门真人的意思。”

“你这段时日诸多忙碌,我的意思还是望你能留则留。”秦墨白复看他一眼道,“渡真殿主眼下是门中重要战力,大劫将至,渡真殿主修为提升越多,对我溟沧渡劫那桩筹谋越有利处……”

张衍及时出言打断,“敢问掌门真人,弟子莫非犯...

【霹雳/修极】疑梦(黑暗向慎入)

又是几年前莫名其妙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还很黑暗致郁的旧货……意识流慎入慎入慎入

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利斧在你手中,机械一般“咚”地砸下来。地板为之震动了一下,弹起灰尘,还有半截断裂的玻璃管。

然后你惊醒了。

你像条僵直的鱼一般弹起,坐在那儿,惊恐地面对哑巴似的黑暗。已经变长的有点出乎你意料的头发从合不拢的指缝冒出,被你紧张的手指拉扯着,揪痛。心脏在胸腔里结实地砰砰跳,就像白天里隔壁楼装修人家的凿洞声,沉闷得快把你逼疯。你想要吼叫,骂他们不要吵了,可你就像那幅有名的画作中面容扭曲的人一样,捧着脸颊,发不出声音。你开始害怕,自己的嘴巴是不是也像他,只剩下一个黑幽幽看...

【霹雳/极修隐皇悦】窗(黑暗向慎入)

几年前我到底都写过什么啊掩面……黑暗黑暗黑暗,慎入慎入慎入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01、

“今天是几号?”

“十二月四号。”

流利地答着他提出的问题,我有些奇怪他为什么反复这样开场,并且每次得到回答后都翻动厚厚一摞纸,露出微微失望的样子。

越过他酒红色的发丝看去,他的会客室里有一面宽敞的绿漆窗子,窗子外面是人工湖。湖边栽了一圈杨柳和法国梧桐,柳树弯着腰,垂下水绿的丝绦,千条万条仿佛少女挽留的青丝;梧桐很高,壮硕的枝头冒出绒绒的新叶,筛下一地鹅黄的日光。

小孩子在跑跳,追着球或拍着手;脚踏车的响铃像清脆的哨,遥远又好听。略略收回视线,转着笔,他听...

【霹雳/死神一夕海棠】梦乡

好几年前短小的旧货,当时真的很喜欢《等待月圆》这个片尾MV啊

==============

神喜欢了一个人类的女子。

女子平凡无奇,神在漫无目的的人间游戏中遇见了她。神穿着他的黑色长袍,兜帽遮着面容,扛着代表他身份的黑色镰刀,在一泊血迹中行走。倒塌的房梁,焦黑的土地,死亡带给神的不是麻木,而是微微兴奋的颤栗。神伫足了,风里,扬起血的腥味。

女子虚弱地晕厥在地,可是神仍敏锐地听见一地死人堆里微细的心跳和呼吸。真是个侥幸的家伙,神饶有兴趣地想,曳动他黑色的长袍下摆走了过去。

神探出一根手指让她苏醒。女子慢慢地眨眨眼,视线从迷茫逐渐清明。女子的脸庞被凌乱的血迹沾污,白色的衣裙和粉红的纱巾也...

【霹雳现代短/不见荷姐妹】都市小品文系列之青春的歌

收拾整理出来不知道几年前的旧货……  

跟这俩一个系列

【霹雳现代短/玉辞心中心】阿修罗

【霹雳现代短/蝶月】爱情故事

===================

我见到那对姐妹的时候,她们并不是像现在这样。

那是一个略略有些浮躁的初夏,空气中充满槐花腻人的甜香。女孩们推门进来,不小心碰到门廊边挂来装饰的风铃,叮铃铃叮铃铃,金属银片碰撞在一起发出清脆好听的声音。

女孩们穿着一色一式的学校制服,白衬衫,蓝边的衣领和袖口,红色咖啡色拌在一处的格子裙,白色的棉布袜子,与小腿的裙摆隔一段距离,勾出美好的腿型。姐姐替妹妹拿着书包,比妹妹高半个头,黑色的头发安顺地伏在耳廓边,...

【霹雳现代短/蝶月】都市小品文系列之爱情故事

整理东西忽然翻出来好多以前的旧货,笑死惹有的实在没眼看 > <勉强能见人的收拾收拾存个档好了


跟这个是一个系列:【霹雳/剑玉】都市小品文系列之阿修罗

=====================

在玉辞心小姐之前,公孙小姐是我唯一相熟的女客。

她是婚后女子,只在夜间同她金发碧眼好似混血王子的丈夫一起来。她丈夫开一辆保时捷的红色敞篷跑车,把车停在小店外头,然后紧紧挽着妻子的手,像电影明星走红地毯一般走上台阶来。

“他么,富家子弟,习惯了作派。”公孙小姐不以为意,评价自己的丈夫,“随时保持良好的自我感觉,对他们男人来讲很重要。”

我给她添了茶,“爱情故...

【大道争锋/张秦】好雨(25)

最后一点尾巴,强行自圆其说,纯粹瞎编乱造,请尽情抽打我> <

所以都是因为爱!向掌门和师兄比哈特!

以及我果然不适合开坑T^T 以后还是专心放飞脑洞写点短的就好……


尾声


溟沧,上极殿。

山海界中多雨,纵然是约略春深的时节,肆意泼洒的雨水却透着股洪荒野性的意味。白花花恍若天河倒灌,在大殿金瓦之上冲彻叫人发闷的轰鸣。

一夜过去,雷声渐息,暴虐的雨水势头缓和下来,混着先前瓦上积存的雨水,顺脊线倾落,落在檐头下的台阶,淅淅沥沥响在青石砖上。殿内薄薄缭绕的乳白色香烟亦将散去,铜莲花香炉里积了一层半冷烟灰,偶有点点暗红火星,半死半生,似明似灭。

秦墨白和张衍几...

【大道争锋/张秦】好雨(24)

写到后来有心无力不想编了……所以很仓促,请抽打我QAQ

差一点尾声交代,今晚就结束~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两人意外地发现,冲霄翎指示出的妖虫落脚地竟还在那被毁去大半的裂谷里头。

张衍率先按下遁光,在半空俯瞰着陷落的那处,暗自摇头笑笑,也许这就叫做有始有终。

他将目光转向近在咫尺的秦墨白,忽然不无感慨地想,这世上从所有的相识相聚到所有的离别散去,皆在冥冥之中埋下伏线,一样兜兜转转,有始有终。

好在修道人修的本是坦荡大道,很快他便释然。秦墨白轻声道:“千山虽远,去来由我。”

“不错,何妨由我。”张衍琢磨了一下,眼睛亮了起来...

【大道争锋/张秦】好雨(23)

很短,回到现实过渡一下。快结束了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张衍睁开了眼,恰好秦墨白向他看过来。

“还好吗?”秦墨白问。张衍看到他坐在十数枚阵旗中间,两个人面对着面。

张衍略一恍神,便又闭了闭眼,才将那十分微妙的感受压下去。他叹道:“大梦谁先觉,轮回我未知,果非虚言。”

“多亏了你。”张衍道,又稍显犹豫了一下,“抱歉。幻境中诸多艰险,累你颇多。”

秦墨白却摇摇头,道:“既是同行,合该如此。”

两个人相视一眼,忽然微微笑了,彼此目光都透着暖意。

“老实说,经历了轮回幻境,我突然有一种奇特的感觉。”想了想,张衍道,“也许我们真的在某个地方见过,甚至认识。”...

【大道争锋/张秦】好雨(22)

想结束幻境剧情所以强行加快了节奏,最后很乱很扯很狗血(´・_・`)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大衍道人转世的消息一夜之间传遍了江湖。与此同时传出的,还有溟沧终于要当众处置秦墨白的公告。
几名修士正聚在城楼下讨论这两则消息。他们出身小门小派,作为下宗勉强依附在玉霄门下立足;为了讨好上宗,之前江湖上找残玉找得天翻地覆时没少被派出去。如今忽然知道这消息,不由又是吃惊,又是叹气。
“这等事果然我们小门派就不该掺和。”其中一人抱怨道,“忽然支使人去找残玉找了好几年,又忽然告诉人大衍那魔头还没死!十六派那些人到底在干什么?”
“干什么也轮不到我们管。”又一人叹了...

2/10

© 门外野风 | Powered by LOFTER